相关文章

三大计划培育“天堂硅谷” 科技金融“杭州模式”给力创业者

  ●科技金融的“杭州模式”

  ●支持小微企业和初创企业一揽子计划

  “青蓝计划”

  对老百姓来说,不一定很懂科技是什么,但一定知道科技的重要性,以及我们的生活离不开科技。

  “以前我们一直说‘科技创新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生产生活’这句话,还感觉还有点虚。但是现在,不管是老太太还是大学生,谁能离得开科技?”杭州市科委主任楼健人说,“老百姓的出行,比如刷一张公共自行车的租车卡,背后都需要信息技术作为支撑;新鲜的农产品,也需要科技。有个例子,原来杭州人很喜欢吃一种黑鱼,一开始是野生的,但是不能满足需要,后来就养殖了。这个鱼是食肉性的,吃冰冻鱼虾,但这些鱼虾投放进鱼塘吃不完容易变质,导致养殖水池污染,后来通过农业科技——杂交培育,把这个鱼变成可以吃饲料的,而口感和蛋白质含量还是和以前一样,叫做‘乌鳢’。农业科技既解决了民生,又解决了生态问题。”

  可以说,很多科技产品,都是杭州的科技企业研发生产出来的。

  通过创投引导基金、杭州银行科技银行、科技担保等多种资源手段调整政府自身科技投入方式,把政府有限的资源放大。

  主要是通过注册宽容、孵化场地费用减免、创业项目自助、享受科技贷款有贴息等扶持政策,争取三年内培育出一千家科技型初创企业。

  目的是鼓励更多的大学生和科技在职人员创业。目标是五年内新办一万家科技型中小微企业。

  主要是针对高校、科研院所的在职科技人员,鼓励他们创办科技型企业。

  科技金融的“杭州模式”——

  撬动更多社会资本投入科技创业

  在当前市场经济条件下,任何一项科技成果被投入市场,最后出现在老百姓的生活里,都不是一个简单的科技行为,它必定是研发、市场、企业、政府几方共同作用的结果。杭州近些年来在科技创新和科技产业上所取得的成就,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科技金融”所发挥出来的杠杆作用功不可没。所谓“科技金融”,是说政府在科技投入方面从以往以财政直接拨款资助的单一形式,变为现在更多利用各种金融工具的杠杆作用,更多利用市场的作用。

  “杭州在这方面的理念是超前的,而且政府在做他该做的事情,不是什么都政府来做,而是做了一个‘杠杆’,通过引导性投入,撬动更多社会资本来投入科技创业。”曼哈顿投资公司杭州公司总裁王进说。王进所说的“杠杆”,指的是杭州在科技金融方面的一系列创新举措。

  杭州在5年前起设立了总规模10亿元的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所谓创业引导基金,就是政府拿出一部分钱与创投公司合作成立基金,一起投资科技类企业,尤其是初创型的企业。至今市创投引导基金投资的项目已达169个,其中初创期项目共86个。聚光科技、汉鼎股份这两家在创业板成功上市的杭州企业,就是创投引导基金的杰作。

  “创业引导基金的好处在于,能够撬动更多社会资金投入到初创型企业中来。而且合作基金里,创投公司的资金比例占大头,政府不参与具体的投资决策,具体选择什么项目来投、怎么投完全由专业的人来做。”杭州市高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孙铸环对记者表示,“这样我们的财政科技投入就变得效率更高了,而且这个引导基金是可循环的,以5-7年为一个周期,资金会回流回来,可以继续帮助更多的企业。”

  除了创业引导基金,杭州在科技金融方面的创新举措还有很多,杭州银行科技支行,科技担保服务等等。楼健人说,“充满活力的民营企业多一直是浙江的特色,民间资本也从来不缺乏,关键是如何通过政府引导和激励让这些资金用到科技产业上。科技金融的‘杭州模式’就是通过创投引导基金、杭州银行科技银行、科技担保等多种资源手段调整政府自身科技投入方式,把政府有限的资源放大。以往通常采用企业申报项目,政府直接资助。每年希望得到科技经费资助的企业这么多,政府也没办法做到面面俱到,而且对企业的成长来说,这一笔资助强度远远不够,在企业发展的不同阶段,政府也不可能长期资助。可是如果能把政府的钱和银行以及其他金融工具的资源整合起来,通过政府的引导和激励,把银行和其他投资机构吸引过来,让他们去帮助企业,这样力量就要强大得多了,对企业来说,银行和投资机构的钱是要有回报的,银行和投资机构也会监管你、帮助你,这样就迫使那些企业从一开始就严格按照一种现代企业制度来管理企业,对其自身的运行规范也是有好处的。”

  楼健人认为,这样的科技扶持方式可以说是几方共赢的。“首先,对政府管理部门来说,可以利用更多社会力量,把更多钱投到真正的科技型企业中去。政府则可以集中精力做自己的事情,把钱更多用于公共科技服务、创新环境等方面去;对企业来说,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不仅规范了企业的财务制度和企业管理,还放大了资金使用的年限和强度;对金融机构来说,这种方式帮助他们更多地发现了一批优质客户——目前看起来还很小但深具潜力的科技型初创企业。另外最为重要的是,对社会资本(包括各种投资机构、投资人以及社会闲散资金)来说,政府这种对科技活动资助方式的改变,实际上是一种释放出来的信号。让金融资本觉得从长远来看,金融放款到科技型企业远比只是盯着几个大企业或者房地产项目来得有效,同时引导更多社会资金投入实体经济。”

  扶持科技初创企业——

  三大计划培育“天堂硅谷”

  小微企业,或者说初创型企业的发展越来越受到广泛的关注。近期,国家发改委也专门出台了扶持小微企业发展的“十一条意见”,希望能更多发挥政府创业引导基金的作用,引导更多社会资本关注小微企业。实际上,杭州除了拥有包括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在内的一系列富有特色的“科技金融”创新产品之外,还有一揽子的计划用于支持小微企业和初创企业。

  楼健人介绍说,这三大计划分别是“雏鹰计划”、“青蓝计划”、“蒲公英计划”。三大计划培育对象略有不同:“雏鹰计划”主要是通过注册宽容、孵化场地费用减免、创业项目自助、享受科技贷款有贴息等扶持政策,争取三年内培育出一千家科技型初创企业;“青蓝计划”则主要是针对高校、科研院所的在职科技人员,鼓励他们创办科技型企业。当然,这个计划也可以再往前延伸到大学生创业企业。“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计划?因为我们通过历年来的一个观察,发现大学生创业积极性高,但成长率往往不高。而高校老师或科技人员,往往都有自己的创新团队和专利技术,当然这个团队中也包括很多有潜力的大学生创业者。这样的企业相对比较成熟,成长起来的可能性更大,所以推出了这个青蓝计划,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希望能通过这样的企业,带出很多有经验的大学生创业者,今后也可以自己创业。这个计划这两年下来,认定了两百多家,效果不错。”

  “蒲公英计划”则是今年推出的,目的是鼓励更多的大学生和科技在职人员创业。目标是五年内新办一万家科技型中小微企业。三大计划覆盖范围从科技型初创企业,到科技型中小微型企业。以创业来带动就业、促进创新,为打造“天堂硅谷”奠定一个深厚的基础。

  同时,杭州市科委还每年举办“最具潜力科技型企业”评选,评选邀请了国内外投资家、银行家来对项目进行点评,对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产品的自主知识产权进行现场的评选,选出的企业除了政府的奖励以外,银行还会有一定额度的授信。“通过评选以后,这批企业身价都高了。之后和风投谈融资时,估价马上就上去了,评上金奖、银奖的企业,基本上都会得到风投的支持。”

  提升与引进相结合——

  一家高科技企业成长史

  从产业的角度来看,在传统产业领域,不同程度存在产能过剩问题。“所以科技创新产业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带着促进传统产业迈向创新的产业,对原有产业进行提升。培养新兴产业的同时要改造传统优势产业,比如,在文化科技融合方面,传统的数字娱乐、动漫影视通过计算机、3D等技术支撑成为新兴产业,也有丝绸织造印染这些原本最传统的产业,把文化与科技元素搭载进去,成为有生命力和市场竞争力的创新产业。”

  杭州的科技型初创企业大部分都集中在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文化创意、工业设计、现代农业等新兴领域,这是一种非常的现象。楼建人说,实际上和一些优势地区相比,杭州的科技资源和新兴产业基础并不算厚实,浙江早几年发展好是因为市场机制很灵活,但新兴产业如航空航天、高端制造并不多,战略层面上像大型核电这样成套的、系统的、集成的产业,杭州又太少。在此情况下,积极引进与培育新兴产业密切相关的外部科技和人才资源,优化、提升杭州现有产业结构成为一项重要的工作。这几年杭州引进了一批科研院所和外部科研人才,包括中科院长春应化所、中科院计算所、香港大学浙江研究院等陆续落户杭州。这些院所的人才和成果到了杭州,和杭州良好的创新创业环境结合,其作用必将显现。

  如何把一些优质的高科技资源吸引到杭州,并让它们在这里落地、生根、发芽、茁壮生长,是一件相当有“技术含量”的活。坐落在杭州滨江高新技术区的优思达公司,有不少亮眼的头衔,比如“中国少数得到盖茨基金会资助的创新型企业”、“世界卫生组织全球推荐产品”等。可是,就在三四年前,这个从美国回到杭州的创业项目还在为发不出员工的薪水犯愁。

  优思达是做什么的呢,简单说来,就是研究如何普及分子诊断技术,让原本只存在于大医院或大实验室的高科技医疗设备以低廉的价格、更方便的携带方式,走到乡村、普通诊所,甚至有一天走进千千万万老百姓的家里头。“让分子诊断随处可行,”优思达创始人尤其敏博士说。

  “这就相当于照相机,以前是来卡机,非常复杂,必须专业人士才能使用,老百姓用不起,也不会用。后来技术先进了,开始出现傻瓜机,现在数码相机也普及了,照片质量非常好,老百姓都用得起,从专业渠道进入到可以普遍使用的程度。不光改进了老百姓的生活品质,也开发出了一个更加广阔的新市场。”尤其敏说。

  2003年,经过一番市场调研,在美国从事生物科技研发工作16年的尤其敏,决定回国创业。借由当年一帮当年同乡好友的天使投资,尤其敏筹措了第一笔近一千万的首发资金,成立了这家优思达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生物科技是个需要长期连续投资的企业,投资周期长。最初的一千万投资,优思达省吃俭用,花了六七年。到了2010年,终于把项目的技术平台搭建好了,申请了国际专利,但公司依然默默无闻。还没有到产出阶段,公司的钱越花越少。

  “第一笔投资之后,到第二笔投资之前,要么你做出点产品,否则投资人根本不会理你。因为技术这个东西,不是业内人士很难看出你这个公司到底有多大价值。你不能拿出东西说服人家,人家怎么会拿出钱来支持你呢?这是一个现实问题,也是矛盾所在。”在这个时候,与杭州创业引导基金合作的浙江华瓯创投跟进了。2200万的投资可谓雪中送炭,公司缓过来了,现在优思达已经开始由单纯研发向研发与生产销售相结合的阶段,与此同时,十一五重大专项基金、十二五重大专项基金、浙江省重大专项基金、杭州市留学人员资助100万、滨江区5050计划……来自政府层面的支持和奖励不断。

  “现在,我们在这个领域里是走在世界最前列的。世界卫生组织也在全球推荐优思达的产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近几年发表的年报里头也介绍优思达的产品。这证明我们走的方向是对的,很高兴能在杭州做这样前无古人的事情。”尤其敏说。

  数说杭州科技成果

  2012年,杭州市专利申请量53785件,专利授权量40651件,分别比上年增长31.5%和39.0%,发明专利授权量位列副省级城市第2位。全年新增国家重点扶持高新技术企业189家,新认定省级高新技术企业研发中心49家。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累计达15家。2012年,全市规上工业实现高新技术产业销售产值3454.85亿元,增长10.2%,实现新产品产值3175.29亿元,增长15.9%,新产品产值率由上年的22.8%提高到24.6%,再创历史新高。2012年,杭州着力培育的十大产业增幅已高出地区生产总值4.6个百分点,增加值占比达到45%……